陌兮

第二次更新。

陷在回忆里出不去了。想写的东西太多,怕自己失去耐心以至于一股脑全倒出来,所以在学习怎么放慢节奏。
但是放慢的好像只有码字的速度(ノ=Д=)ノ┻━┻

说起化形,那是陆离第一次见到白栀严厉的一面。小野猫变成了人的样子却没有人的习惯,就像个实在的懵懂的孩子一样,晓得道理,却不晓得自己也要这么做。

白栀拿着画像勒令她必须化成孩童模样,衣服要好好的穿着,吃饭绝不可以用手,尤其不可随处屙屎屙尿,屙完居然还想刨土埋了。否则见一次打一次。白栀有根通身银光的细长鞭子,不晓得是鞭子本来的银色还是那鞭身上光华太盛,抽起人来不伤皮肉不留痕迹,但是只一鞭子就能把陆离抽回原形去,倒在地上连疼得叫喊的力气都没有。陆离懵懂时总共被那东西抽过两回,却是刻骨铭心的,白栀便用那东西唬她,屡试不爽。

木桩桩师爹教陆离识字,抓着她的小手告诉她笔墨纸砚都是什么样,声音里带笑。白栀这时候就在一边磨墨,偶尔帮木桩桩师爹哄着想作妖的陆离写写字,没有了教她规矩时的吓人气势,还是一个明媚动人的女子,陆离老神在在的便宜师父。书房对孩子一般身量的陆离来说太高太大,不识得的字,不晓得在讲些什么的书,师父和师爹柔和的眉眼,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重复,那是陆离真正进入凡人世界所接受的头一份教育。

会说话,懂规矩,并且应白栀要求稍稍长大些的陆离,终于以人的形态走出了这方小院子。比作为猫时更高的视野,截然不同的身份,截然不同的处世生存之道。

她是个人了。

白栀同街坊邻居的解释是,陆离作为他们夫妇俩城郊遇见的弃儿,白放着这么个孩子自生自灭太造孽,干脆抱回来养着,只有小名儿,唤作阿离,以毒攻毒,盼她日后不再遭遇分离。

五六岁孩子模样的妖怪陆离开始了人的生活。同人类儿童一般嬉戏,淘气,却有着兽本能的直觉和警惕,她晓得善恶,看得到寻常人看不到的东西,她也晓得自己似乎与寻常孩子不同。白栀再三叮嘱她不可与旁人提起,她也觉得这些事不好跟旁人去说。只是她到底还没弄清楚,不同于常人的不是她的眼睛,而是她整只猫。

孩提时代最轻松快乐,陆离一面状况百出地学习与寻常人一般生活,一面享受师父和师爹的宠爱。白栀和唐默看起来不过普通夫妻,手里铜钱却从没缺着她,陆离嘴馋,每天都有小糖饼小糯米糕可吃。过节时白栀做了河灯带她去放,那双手干净漂亮,捧给她满心满肺的好。唐默看起来高高瘦瘦,一只胳膊就能撑住陆离坐好还稳当当的,木桩桩师爹平日不善言辞,但总花心思给她弄来些有趣玩意儿。长街上人好多,热闹极了,可陆离现在只想给师父师爹一人舔一口。

——待续

大概还能有一更,夸奖自己一下。

评论